首頁 >>

“浮生夢一場,求仙問道難成歸路”,元文人的思想發生了什么變化

本文系作者浪里白條一只豬獨家原創。未經許可禁止轉載

元代最時尚的社會活動不是聽戲唱曲,也不是逛街購物,更不是蹴鞠,而是信道慕仙,并且有關道家的各種組織及行動還格外受到朝廷的支持。所以諸多文人詞家,在做官時享盡富貴或吃盡苦頭后,一旦離開官場,要么選擇隱居,要么便去騎驢尋仙,欲修得長生不老術,笑傲野林間,這些做法與魏晉時期的士人非常相似。而元文人行為和思想的變化,最直接地反映在他們的詩文劇曲當中。張可久《水仙子·次韻》:“蠅頭老子五千言,鶴背揚州十萬錢,白云兩袖吟魂健。賦莊生秋水篇,布袍寬風月無邊。名不上瓊林殿,夢不到金谷園,海上神仙。”

《水仙子·次韻》

腰纏十萬貫,騎鶴去神山,手抱老子《道德經》,覓得道家教義的奧妙,埋首寫下莊子秋水賦,撩起布袍盡覽無限風月,生活樂無邊。這是中年退隱的張可久在《水仙子》開篇所說的灑然之語,全曲的內容亦是充滿了玄道的意味。在這首曲子當中,張可久表明自己不再過“瓊林殿”的仕宦生活,也不奢求“金谷園”的奢華日子,而改投做了老莊的信徒。作為一個儒士,張可久亦抱有齊家、治國、平天下的偉大志向,但這些信念卻束縛了他的大半生,使他過得并不快樂。今后的余生他只想尋求個性解放,過一段瀟灑快樂的時光,真心地去研習黃老。因此金榜題名、榮華富貴對他來說已隨兩袖清風去,他只愿做個散仙、花花道人,浮游在人世。

老子繪圖

張可久的這首問道曲,有豪放也有可愛,卻也不全然是超脫,否則何必提起代表功名的“瓊林殿”和代表富貴的“金谷園”。“林殿”通常指代宮廷的殿閣,而“金谷園是晉代富豪石崇的豪華莊園,文人們習慣用兩者指代功名和富貴。這兩者陡然出現在了曲子的后半段,瞬間便把張可久前半曲拉下了玄言曲的神圣馬鞍,讓它的宗教色彩顯得不夠純粹。然而卻又不能怪張可久由超然變得通俗,因為當時的大部分文人都認為他們之所以選擇投奔黃老,原因皆離不開“功名”“富貴二詞,是政治的黑暗和仕途屢不得志逼得他們走投無路。因此張可久的問道曲只有道家的神韻,而無神髓。

金谷園

鄧玉賓子《雁兒落過得勝令·閑適》:“乾坤一轉丸,日月雙飛箭。浮生夢一場,世事云千變。萬里玉門關,七里釣魚灘。曉日長安近,秋風蜀道難。休干,誤殺英雄漢;看看,星星兩鬢斑。”乾坤一轉,日月如梭,浮生直如一場夢,世態如云般變化莫測,令人無法預料它將何去何從。道家的玄學意味,在曲子的前兩句彌散開來,同時也在為后面的引經據典做鋪墊。此曲的開篇作者即表明了世事無常、官路難行、退路彌堅的現狀。想必發出對生命無常感慨的鄧玉賓子,此刻的內心是飽受折磨的。不過,他并未就此點透為什么感而是舉用四個典故:駐守玉門關的班超和七里灘釣魚的嚴光;以長安城喻名利的晉明和以蜀道比喻仕途的李白。作者也許是想通過四人的經歷和言談來說明仕途進退之難,將個人的觀點隱晦于其中。

曉日長安近,秋風蜀道難

“曉日長安近”指的是《世說新語》里的一段故事:晉明帝年幼的時候在元帝懷中玩耍,有個從長安來的人覲見,元帝問有關故都洛陽的消息(此時晉已南遷,棄洛陽舊城),聽著聽著便哭了。明帝不明所以,問父親為何哭,元帝只說自己想念遙遠的故都,隨即問明帝:“長安遠還是日遠?”明帝說“日遠,只聽說過有人從長安來,沒聽說過有人從太陽那邊來。”元帝驚訝不已,第二天在朝堂上當著文武百官再次問明帝,這次明帝卻說“日近”,因為日可舉目看到,長安卻看不到。功名利祿就像長安,它距離近時官運就能亨通,然而,當你認為離它已經很近了,實則卻望不到它在何處,所以仕途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樣可以企及。

長安

因此后來人們常以“日近長安遠”來形容功名的可遇而不可求。鄧玉賓子則是將這句話化為“曉日長安近”。而“秋風蜀道難”一典則指李白登蜀道。李白到四川游歷,感嘆登臨蜀道難于上青天,而“蜀道”似乎含有仕宦之路的意思。四個典故一路下來,鄧玉賓子先說班超身在朝廷之苦,再說嚴光退居之閑,繼而借日近長安遠”和“蜀道”來說求仕之艱。最后,作者才真正道出他的觀點。活著的時候去求取功名,但仕途的險惡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,稍有不慎便會英雄折翼,慘淡收場;而隱居也未必一定就好,往往到兩鬢斑白時還是一事無成。

四川

?當真是進也難、退也難。不知是該求名利還是不該求,鄧玉賓子一直在進行思想斗爭,始終不能拆解。最后只能選擇與父親走上相同的路,騎驢尋仙去了。所以,不管是張可久的《水仙子》還是鄧玉賓子的《雁兒落過得勝令》,雖都存在著道家超脫的思想同時又難以脫離儒生們固有的入世情懷。因此他們永遠也不可能單純地去尋求仙道。試想如果讓他們高官厚祿、香車美人,令他在朝堂之上大發言論、廣澤天下,他們可能比一代權臣伯顏更加意氣風發。

參考資料

· 《水仙子·次韻》

· 《雁兒落過得勝令·閑適》

文章來源:多地鼓勵共享停車

標簽:10億像素昆蟲照,中國建成首個志愿軍烈士DNA數據庫,馬云捐款1億元保護西溪濕地,古天樂宣萱犯罪現場,媒體評李心草事件

意甲直播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