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>

女學員控訴學車被性騷擾 教練回應:她刻意誣陷

于女士要來說說自己學駕照遇上的奇葩事兒,她說自己在學車過程中,遭遇了教練的性騷擾。還有這種事情?!

于女士:“請女性朋友不要害怕,不要沒有自信,勇敢的為自己爭取權益,保護好自己。”

面對鏡頭,于女士終于鼓起勇氣說出了心底話。于女士今年36歲,一個人住在李滄區,2013年她報名參加了國運駕校的駕考,但是由于工作繁忙,2017年才考出科目一,今年7月份,她才有時間參加科目二、三的訓練。

于女士:“教練總是說你是賠錢的,我教你就是賠錢,導致我非常尷尬,所以我就沒有去駕校,他也不讓我上車了。”

于女士說,這名男性教練只給學員三天時間練習,但是自己始終無法熟練掌握科目三。為了能順利通過考試,于女士交給教練500元的私教課費用,由于教練白天要帶駕校學員,私教課只能在夜間進行。8月10號晚上,教練和于女士來到城陽惜福鎮,開始了私教課程。

于女士:“讓我開了四圈車,讓我把車開到高架橋下,我練了半個小時的燈光,這時候八點多了,他就要求我去酒店開房,我不同意,他逼迫我脫衣服脫褲子,說是天熱,脫了衣服風涼。”

于女士回憶,當天受臺風利奇馬的影響,車外暴雨如注,聽完教練的這幾句話,她一時慌得沒有了主意。

于女士:“當時是夏天,我穿著棉布的T恤和松緊帶的七分褲,衣服很薄,也有彈性,他一下把手伸進了我的T恤里。我當時完全被嚇傻了,再加上當時精神疲憊,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。”

于女士說,當時自己正處在經期,對方這才沒有繼續下去。返回市區后,于女士便不敢跟這名教練練車了,她給教練打電話放棄科目三的考試。

(電話錄音)教練:“你說話注意點。”

于女士:“你現在不承認了?”

教練:“你覺得你給我500塊錢,我給你陪練了,是不是?你來訛我?”

于女士:“那你干嘛摸我的胸?”

教練:“我這么和你說,你說我摸你的胸,這是不存在的問題,你的腦子清醒一點,好不好?”

于女士:“這件事你看著辦吧?”

教練:“我本來想讓你考出來,想辦法讓你考出來。”

于女士:“你自己看著辦吧。”

教練:“怎么看著辦?”

于女士:“我現在沒法開車了,有心理陰影了。”

教練:“那你現在別開了,等你的陰影沒有了再開,可以吧?”

電話里教練否認自己騷擾了于女士,于女士便將情況反映給了駕校。九月九號,在駕校的協調下,教練退還了于女士的學費、考試費和私教費用共5000元錢。但是,于女士始終有心理陰影,九月十九號,她又去案發地惜福鎮派出所報了警。

于女士:“審了一個多小時,教練拒不承認,做了筆錄就讓他走了。”

此時距離案發過去了一個多月,警方沒有搜集到證據,性騷擾事件本身成了一個大謎團。

于女士:“民警告訴我,當時他的手抓過我的胸,會有他手上的DNA信息,即使當天晚上我洗澡了,也能保留一兩天。

事情是不是于女士說的這樣?由于這名教練員的練車場所不固定,行動員撥打他的手機。”

教練:“她是我的學員,想和我借錢,我沒有借給她,她找了借口,最后就是陷害我,和我要五萬塊錢,我沒有答應。她的考試馬上就要作廢了,沒辦法就把學費退給她了,她腦子有問題,有重度抑郁癥,她就是想敲詐我,她故意做了一個扣。”

教練不愿意面對鏡頭,簡單介紹了事情發生的經過,他說法律會給自己一個公道。行動員的確在于女士家看到了安神類的藥物,但是于女士說是因為那次練車,導致自己精神壓力過大的。

學員和教練互相指責,誰也拿不出有利的證據,事件依然迷霧重重。那么,這名教練在夜間開設私教課,是不是合規呢?隨后,行動員來到了國運集團,駕校的藍校長同樣拒絕見面,只肯通過電話進行溝通。

藍校長說,私教課是學員和教練私下達成的協議,期間發生的問題也不該來找駕校。

藍校長:“有沒有性騷擾,我這么講,他們個人問題,我們是企業,我們沒有權利去參與調查這件事,既然報警了,還是要相信公安機關。事情發生以后,駕校對這個問題也是很重視,我們也是責成教練員把所有費用退還了,如果沒有別的思維、想法、意思,不可能去交私教費,所以說這里面,我這么和你說,兩個人沒有一個好東西。”

文章來源:陳坤倪妮私人聚會

標簽:國考公告,瑯琊CP重組,女律師辦案被撞身亡,貝克漢姆 姆巴佩,19號臺風

意甲直播吧